發文作者:Alice | 2009/12/28

溜長日的滑梯

第二次段考後的日子,彷彿是在溜滑梯。看完了皮克斯,過完了緊鑼密鼓的月考,抽查了各班的作文,打完了疫苗針劑,歡度了耶誕節,吃完了火鍋會,進入到第五篇作文,結束了尖石鄉夜行,拍完了畢業照,竟然也悄悄地滑行到了十二月底,日子像一條快速補給的傳送帶,總是輸送著每日的既定行程,填空我的肩膀,叫我看似飽滿卻又空虛的前進,我只能在重新溫故著張愛玲以及王安憶的片刻,回溯老呂的快捷腳步,像爬上滑梯的孩童,輕輕又快快的往下一溜,一溜煙地結束了這趟看似短暫卻又細密的長日遊歷。

很長一段時間,我站在梯上產生離奇的眩惑,我不停的溜著這樣的長坂滑梯,爬上爬下,活蹦亂跳,我看著遠遠遠遠排著隊伍的孩童,爬著隊形和我一樣有志一同的孩童,比我站在更高點的頂點在重複上上下下的動作,但其實在我心裡我已想離開,我也想拋下那些關於張愛玲的以及王安憶的上海而暫且令人欣慰的,悄悄的爬下,再走開,這些的長日對我而言終歸要告一個段落,對我而言,終歸像滑下一排極長的滑梯,抵達一個暫時的中繼點。

廣告
發文作者:Alice | 2009/11/15

勝利貓城

Camera0001開店的事大致抵定了,你離開六年來熟悉的辦公室,瀟瀟灑灑的轉身。你說,以後要在店裡度過周末了,服務業沒有真正的假日,所以我們有了最後一次的秋季遠足。雖然天空中烏雲陰雨,路上泛著薄薄的雨霧,空氣裡也滲出了冷涼,但是我們打著傘花,就這麼散步著,要到貓的城鎮。充滿觀光氣息的九份大街,也是屬於貓的城鎮,他們比我們更為靈敏的活躍在這座山城,踩在自己的私人景點上,更擁有勝利之姿。

 

發文作者:Alice | 2009/10/30

秋天的手

A exhibition of Pixar

午後台北公車來到靜謐的大同區,與C約見在北美館皮克斯動畫展前集合,下午三點的白色大廣場前已經站滿了購票人廊,一排是排著等待購票的民眾,一排是已購預售票隊伍,還有一排是欲進入館內紀念品部或其他區域的漫長人潮,我與C不約而同的選擇了不入隊,逕自到隔壁不沾一點塵囂的台北故事館逛逛。故事館的門前有一棵油綠色的楊桃,樹上已經結著黃綠色的小楊桃,新結的果實讓人俗慮全消,再站起來時,也已經是黃昏之後了。

走出華燈初上的故事館,頗有一種空曠的涼,再回到北美館前重新返回購票隊伍,很幸運的在半個鐘頭後就買到了票。我十分喜歡那些動畫形成前以鉛筆素描構成的手稿,很像自己隨興塗鴉後的陽春鬼畫符,但是透過數位科技的模擬效果,卻可以完成那麼多可喜可愛的神情,和具有情緒的顏色效果。

皮克斯認為動畫中,故事才是最重要的元素,如何說好一個故事是很重要的,至於繪畫人物或者聲光技術可能並非首位。看看他們在動物,怪物和非生命物的故事裡,做出了一張張多變的表情,鮮明的個性與複雜行為,就像他們所一手打造的鏡子,映照著人類最初心靈的面孔,反芻著人類心理活動的原味,在怪獸電力公司,蟲蟲危機,瓦力,超人特攻隊,料理鼠王和天外奇蹟的故事裡,看得到這一點。

分類